感觉“船长”有点老气,想改名叫“舰长” 🛸🛸🛸
 
 

【澜巍】劫后(全/R18/剧版24集)

+ 一个他们拆弹回家后的片段。全程你的澜澜视角,巍巍在想什么不知道。很憋屈的叙事,真的很憋屈。前半段流水,后半段真PWP。一丁点儿情节都没有。

+ 系好安全带,挡风玻璃非常硬 #oral, anal, dirty talk, fingering, bareback#

+ 跟《不合适》算一个系列。2个月前卡住的脑洞,我终于把它孵出来了,全靠我醒醒老妹的激励。写完了发觉跟当时设想的天差地别。

+ 全文8K,上半段几乎没有改动,只是贴在一起发。我把这个和《不合适》放一篇文章里了,所以进去就是Chapter2。


凑合过呗。

 ...
07 Dec 2018

我想知道老赵有什么缺点

缺点、弱点……反正就weakness。

你们沈老师缺陷一大堆很明显不用说,但是老赵……想来想去好像也没什么,就很苏?

(得瑟勉强算一条,除此之外还有吗?)

计划开个大的,开始回头审视人物,球老铁们理理我吧。

05 Dec 2018

【澜巍】劫后(上)(剧版24集)

+ 又名“凑合过吧”。

+ 非常非常非常憋屈的半颗🥚,惨不忍睹,我都不敢看第二遍。

+ 跟《不合适》算一个系列。


《劫后》(上)


“你要进来吗?”

赵云澜往右指了指自己的家门。

他们俩已经在两扇门中间僵持了几秒,谁都没动,谁都没先掏钥匙。

“我……”沈巍只盯着面前的白墙,“你真不生气了?”

“我生气有用吗。”

沈巍抿了抿嘴,终于小心翼翼地瞄了他一眼。赵云澜无声地叹了口气,开始摸兜掏钥匙。

“你饿了吗?这一天医院大逃杀,中午饭我都没吃上。”

沈巍条件反射一样先蹙了眉,但还是接收到疑似休战的信号。他迟疑了片刻,努力勾起嘴角:“家里没有菜...

25 Nov 2018

【澜巍】来场人鬼情未了怎么样(一发完)

(想点蓝手但是蓝手没法叨逼叨所以…)一直都想吹爆这位太太,车车开得极炫酷,就是每次都太短啦……这次太太放了篇长文,在线取我狗命。读的过程中还想起夏天太太的MV《触不到的恋人》,以至于李代沫的《到不了》一直回荡在脑海中,极其酸爽。

观察入巍:

CP方向澜巍


剧版走向,试图逻辑闭环,私设多的飞起,切莫深究


内有车轱辘



AO3



---FIN

23 Nov 2018

【盗墓笔记】人面鸟杀尽(盗八/雪山送别/短篇完)

+ 短篇完结

+ 吴邪&张起灵 无差

+ 13年旧文,现在回头看还是很尬


《人面鸟杀尽》

我抬手拥抱他。痛苦在心间氤氲,嘴里满是苦涩。
他决定的事谁也没办法忤逆。

在我认识闷油瓶的这几年里,他都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。就如一个漠然的影子,却执着地踏着荆棘一个人走。从来没有自己,踩不出足迹,即使时间在他身上似乎也不曾留下痕迹。
我咬紧牙关,将全部泪意和绝望都压回嗓子里。这样一个人,他终于放下了执着,眼里有了安宁。我怎么能用内疚去挟持他。

我对自己说,吴邪,放手吧。
然而我无论如何都松不开手臂,就那么紧紧抱着他的肩膀。他也一反常态,没有挣脱。我听着他悠长...

17 Nov 2018

《拆马甲》删节片段

时间:

夜黑风高

场景:

那个著名的小巷

人物:

赵·我看你怎么演·云澜

沈·捂住马甲不松手·巍


他俩都处于“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”的状态。


【不是,这个不是个单独成篇的小段子呀,正文没看完(三)不许看这个啦!】


巷子尽头钻出四个拎着铁棍儿朝他们逼近的小混混。

赵云澜困惑道:“我们俩长得很好欺负吗?”

沈巍想了想说:“这个地方治安不好。”

“我觉得问题出在你身上。你有吸引打劫的体质。”

沈教授这次没有主动递钱,但是也没有丝毫反抗的打算。开玩笑。他看了赵云澜一眼,非常自然地往后错了一步。...

10 Nov 2018

【剧版镇魂无差】马甲的另一种拆卸方式(三)

+ 剧版镇魂:另一种掉马可能性

+ 攻略路线赶上哪条就走哪条吧

+ 为什么沙雕不起来了


请一定先看前文:(一)(二)

哦哦,我刚意识到,镇魂重新上架了是吗,我居然赶上了今天更新✌️


《马甲的另一种拆卸方式》(三)

沈巍活了一万年,自知早该认清现实。比如,他的好运气已经在两次遇见赵云澜的时候用光了。虽然许多人可能不会认为拖了那么久的第二次相遇算好运,但是沈巍觉得没什么可抱怨的。

所以现在他也不应该抱怨,反而应该庆幸,至少没有耽误了下午的遗传学原理和技术。

傍晚天台的风很大,黑袍子被吹得猎猎作响。

“我真的很好奇,”烛九意味深长地说,“你和...

10 Nov 2018

我安详地死了。死前不能允许我首页有人没看过这个。


“这条命,属于你。”

然后接赵云澜那个表情。


罗希:

发现一个好东西,迫不及待想去b站看了

03 Nov 2018

喜欢上双胞胎其中一个后,对另一个是什么感觉?

预警  >>> 答主被举报「不友善行为」<<<


匿名用户

1,314人赞同了该回答


统一回复评论区:


小舅子还没死,不过他斗不过我的。最多也就只能时不时冒出来膈应我一下。

别做梦了朋友们。照片是不会放的。我一匿名还用得着骗赞吗。

我就是个普通的基层小公务员。为啥举报不动?可能是苍天有眼吧。


以下原答案:


能邀请我的想必是知情人啊,看我笑话是吧。我记住你们的ID了。不用谢。

事先声明,这个案例可能不具备典型性,我本来也没打算回答。但是今天恰好是小舅子每月一度来蹭饭的日子,我在跟我老婆一起做饭,...

30 Oct 2018

【剧版镇魂无差】马甲的另一种拆卸方式(二)

+ 纯剧版设定

+ 1号玩家带走了决定性证物【沾血的冲锋衣】,放弃沈教授路线,转头攻略黑袍使

+ 就、沙雕。。。


上篇走这里:

“黑老哥,你说咱俩认识也挺久了……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
请一定先看上篇。


《马甲的另一种拆卸方式》(二)


“年轻同志,让他多锻炼。”

赵云澜掀开笔记本电脑,浏览大庆写好的邮件初稿。至少他们已经确定了谈啸不是地星人,需要了解的信息也都已经核实清楚。

单向隔离玻璃的对面,郭长城紧紧握着他的小抄本战战兢兢地照本宣科:“请问你是从xx年6月至今一直在龙城第二声波实验室担任助理研究员吗……”

监控室外的长桌边,楚恕之敲了敲手...

22 Oct 2018
1 2
© 八千个船长 | Powered by LOFTER